★ 您可以按 "CRTL+D" 将 "湘霖小说网" 加入收藏夹!
湘霖小说网 > 侧福晋娇养日常 > 66稚子无辜 (第一页)
    年氏脸上的欢喜一下子就僵住了,握住酒杯的手不由的紧了紧,咬着唇问道:“你来看我,究竟是因为我是年羹尧的妹妹,还是因为我是年忆君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”四爷奇怪的看着她,“大家都是一家人,我不过问一句,你怎么倒动怒了?”

    “阿禛……”她柔柔的唤了他一句,声音变得有些哽咽,“你的心里可曾有过我?”

    四爷的脸色微微一冷,皱起眉头道:“忆君,为什么你每次总要问同样的问题?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想知道答案。”她心里涌起一阵酸涩,闭上眼,重新端起酒,一饮而尽,酒的辛辣味道刺激的她更心绪翻腾,她脸上含了几分酒意,泪光盈盈的看着他,委屈万分道,“可是你从来都不肯给我一个答案,哪怕你骗骗我也好啊,阿禛……”

    她声音又哽了一下,重复道,“你骗骗我也好,至少说明你心里还是有我的,还愿意为我编个谎言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些日子你将我禁足在瑶华阁,不管不问,后来你又突然让乌拉那拉容清解了我的禁足,我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她眼里神色更加黯然,又倒了一杯酒噎下,只觉得这酒竟喝出苦味来,苦味化作万般伤感,她眼睛盈着的泪泫然欲滴。

    “你是因为我哥哥才解了我的禁足,而不是因为你信我没有毒害弘时,你心里没有我,所以……”她嗓子哑了一下,“你从来都不肯信我,是吗?”

    四爷沉默了一下:“忆君,你喝醉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,我没醉,我的酒量还不至于差到如此地步。”

    她望着他漆黑的眼睛,他的眼睛被烛火照的有光,却不是温暖的光,而是刺人冷淡的光。

    她心里更加难过,仿佛要将这些天所受的所有委屈都说出来,“因为你心里没有我,所以无论我说什么,做什么都是错的,是不是?”

    说完,她又要倒酒,四爷一把将她手中的酒壶夺了过来:“够了,忆君,你真醉了。”

    她涩然笑了一声:“阿禛你是怕我借酒装疯,借酒逼你恢复我的位份吗?呵呵……”她又笑了一声,“其实我根本不乎这侧福晋的位份,我在乎的只有……”

    她慢慢起身,手扶着桌沿走到他面前,伸出葱般的指尖往他的心口一戳,“你这里有没有我。”

    “若没有你……”四爷直视着她春水般的眼瞳,慢慢道,“我也不会娶你为侧福晋。”

    人非草木,孰能无情。

    他与年忆君相识这么久,也知道她对自己一心一意,心里怎么可能对她一点儿感情都没有。

    只是这种感情太过纯粹,不掺杂一丝一毫的男女感情,因为他的心早被另一个女子填满了,再也容不下其她人。

    他待年忆君就像邻家妹妹一样,娶她,只为利益。

    这对年忆君来说残忍了一些,但他本就是凉薄冷酷之人。


     ------>>(第1/3页)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